10岁雏妓被迫服类固醇「催熟」,孟加拉烟花女被出售的人生!

在孟加拉最大的娼妓聚集地Daulatdia,等待着顾客的妓女们蒙着面。在这里她们学会变得积极而主动,以争取更多的顾客上门。

1469604918-4370-12

「我向阿拉祈祷,希望祂给我自由,或是赐给我死亡。」

破旧的小巷和简陋的铁皮屋,就是Daulatdia的模样。

1469604918-6092-12

在孟加拉中部的Daulatdia和东北方的Kandapara,和孟加拉其他许多贫穷的村庄类似,小巷弄如迷宫般蜿蜒,四处搭建着一幢一幢的铁皮房屋;然而每当华灯初上,街边随处可见抹着浓妆、张着无辜大眼的年轻妓女四处招揽顾客的景象,让那儿的夜晚显得异常醒目。

娼妓们依偎在Daulatdia的墙边,等待着客人上门。

1469604918-1585-12

Daulatdia是全孟加拉最大的娼妓集中地,在这个村庄里聚集了超过2000名女性,她们生活在此,也在此招揽生意,每天提供超过3000名男 子性服务的需求;而Kandapara则住着大约850名女性性工作者,其中约40%都尚未成年,雏妓问题严重,而政府与警方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1469604918-5496-12

在孟加拉,大部分的妓女因为在年幼时遭受诱骗,或是被家人、男友贩卖而辗转流落到妓院,靠着每日不间断地接客替老鸨偿还债务,然而每次性交易却只能赚到微薄的50塔卡(约马币2元)。

Hashi:我17岁,而我成为妓女已经7年

1469604918-5585-12

哈希正以化粧开始新的一天,在这里,女孩们必须学会化妆,盖住清秀稚气的容颜,才能吸引更多客人的目光。

除了极度低廉的性服务价格, Daulatdia的娼妓还有一个特色:年轻。17岁的哈希(Hashi)在10岁时被诱骗,卖到Kandapara的妓院。在那儿她的年纪并不算特别 轻,因为即使孟加拉合法的卖淫年龄是18岁,然而11、12岁便被迫踏入妓院的女孩却随处可见,也早已不是秘密。

1469604918-3406-12

哈希拥抱着自己的一位常客,为了偿还债务,她必须不间断地接客。

「我的老鸨打我,不给我东西吃;她威胁我,也不断提醒我我欠下的贷款。」哈希每天都努力接客,遇上生意不好的日子,老鸨便不给她饭吃。现在的哈希每天能接15-20名客人,赚进约800-1000塔卡,却总是在最后被老鸨全数收走,直到她还清债务为止。

1469604919-6569-12

尽管时常得忍受饥饿,孟加拉大部分的娼妓们仍显得健康而丰润,因为老鸨每天都逼迫她们服用一种名为欧乐得爽(Oradexon)的类固醇药物,使她 们看来成熟而丰满、年纪更大一些,以吸引更多顾客,同时逃避警方对雏妓的追缉。欧乐得爽原是用来催熟牲畜的药品,因为便宜又不需要医生开立处方,在孟加拉 的贫民窟里随处可得;老鸨时常将这些白色药片装在维他命的瓶子里,告诉女孩们欧乐得爽是能让她们健康的好东西。

1469604919-2061-12

一名娼妓因脱水而躺卧在简陋的诊间中吊着点滴,长期服用类固醇渐渐地破坏了她们的健康,带来致命的危险。

欧乐得爽主要被用来治疗人类发炎和过敏,而牧场也会喂食牲畜服用欧乐得爽以达到催肥效果。不过,人类长期错误服用却会破坏肝脏及免疫系统,也会导致 高血压及糖尿病,甚至可能致命。欧乐得爽也具有成瘾性,一旦停药,胃痛、头痛、皮肤出疹等副作用便会立刻浮现,然而许多娼妓们明知对身体有害,也只能为了 维持体态、避免副作用而继续服用。

人权运动人士葛夏米(Shipra Gowshami)表示,「类固醇是贫穷国家性工作者使用的双面刃,既能拯救她们的职业生命,也摧毁掉她们的人生。」葛夏米是一名律师,他长年与孟加拉中 部城镇法里德普尔(Faridpur)的性工作者合作,「这些药物之所以被滥用的部分主因在于,缺乏药物常识认知、容易取得,以及庸医滥用类固醇治疗病 人。」

1469604919-8764-12

哈希在交易时常常望着远方出神,房间墙上贴着明星的海报,让她偶尔作梦;还有一张她4岁儿子的照片,两人已经2年没有见面。

「在妓院里,顾客只会寻找健康的女孩。我只能服用欧乐得爽,否则就没有客人上门,我也吃不到下顿饭,更还不了债务;我还希望能够为我的儿子存一些钱。」哈希苦笑地说着。她还有一个4岁的儿子,目前交由亲戚抚养,她已经2年没见过他一面。

1469604919-8573-12

哈希正和一名顾客讨价还价。

孟加拉的妓女户自成了一个外界难以了解的社区,娼妓们比邻而居,是互相依偎的密友,也是互相竞争的敌人。许多和哈希一样的未成年少女,带着惊恐和迷 茫被卖到这里;老鸨们会为雏妓伪造年龄证明,然而在酒精、毒品、药物和缺乏保护的性交易之中,她们的生活几乎看不见希望,也逃不出去。

1469604919-2301-12

许多娼妓们透过抽菸和药物麻醉自己的生活。

尽管她们天天接客,但是仍难以筹到足够的金钱还债;更多时候这些不识字的娼妓们,根本无从得知自己是否已还清债务。即使她们终于还清了债务恢复自由之身,也往往因为缺乏教育、年纪太大而无力谋生,或是因为害怕社会的排斥,而只能继续留在妓院。

1469604919-4545-12

Misumi 坐在她的「男朋友」身旁,这位「男朋友」,是她的熟客之一。

孟加拉的娼妓们每天要面对如人力车夫、司机、警察和商人等等形形色色的客人,许多熟客会成为她们的「男朋友(boyfriend)」,而「男朋友」代表着频繁的光顾,以及更多的无套性行为。

1469604920-5208-12

17岁的Nazma在接客的闲暇躺卧在床上,身边依偎着她的儿子。

男人们在这里只是过客,却时常让孟加拉的娼妓们怀孕,养育孩子成为她们的希望和负担;若是有人因过度服用药物或意外过世,妓院的其他女性便会一肩背负起扶养的义务,将去世妓女的孩子扶养成人。

1469604921-7207-12

孩子们安坐在救助儿童会(Save the Children)的教室中学习,他们的母亲渴望他们能透过教育脱离妓女户。

许多娼妓们期待自己的孩子有机会走出妓女户、活出不一样的人生。非营利组织救助儿童会(Save the Children)也在Daulatdia建立了育幼院,让这里的孩子有机会接受教育。

1469604920-6470-12

一名女孩依偎在身为性工作者的母亲身旁准备过生日,未来,她也有极大的可能成为娼妓。

然而,许多出生在孟加拉妓女户的女孩们,迫于生计与社会现实,只能被迫承接母亲的工作,继续在妓院中打滚求生;被母亲引向性交易之路的女孩们,常常只有12、13岁。

1469604920-4576-12

也曾经在几次性工作者的抗议之中,孟加拉的娼妓们挺身而出,蒙着面争取自己的权益。

除了被社会遗弃,这些性工作者的家人早已不可能再次接受她们,对家人而言,她们早已死亡,是游走在真实世界的活死人。孟加拉警察从没有正视妓女户的问题,政府更没有试图立法限制性工作者滥用欧乐得爽,而对自身权益的无知,更常置这些娼妓们于危险之中。

「人们因为我们是性工作者而觉得我们没有价值,但是我们有;我们要靠自己的双脚站起来。」

纪录片《孟加拉:娼妓的正义》记录了娼妓们依靠着自己的力量自组Manjurani Begum地方自治组织,耗费5年的时间争取政府立桉,并且自主维系着妓女户的秩序、娼妓安全和权益的过程。而孟加拉女性健康组织(Bangladesh Women’s Health)也致力于推广安全性行为并关怀性工作者健康,不让这群社会底层的女性被完全遗忘。

1469605017-1265-12

这些女子们,何时能等到拯救自己的骑士?

摄影师GMB Akash花 费了12年的时间了解孟加拉的娼妓生活,对这些妓女而言,他早已不只是摄影师,而是真正互相关心的亲人。从没有人真正看见这些在社会表层彷佛不曾留下痕迹 的女孩们背后真正的故事,然而Akash只是将她们看作自己的姊妹,她们便立刻将他视为一生的亲人,款待他、对他滔滔不绝地述说着自己的梦想。

「我深深记得一位女孩对我说:『我从来不认为我能结婚或怀上孩子,没有人会想娶我,除非他们只想把我留在身边几天,然后又会把我卖回原来的地方。』」Akash回忆起一名比其他娼妓都更要成熟的女孩,谈着她对自己未来不抱期待的模样。

Akash表示,「更多的女孩作着天真的梦,幻想有一天会出现一位骑士,娶她们为妻并且相爱到永远。或许这听来是天真的幻想,但我希望能用我的镜头拍下她们的故事,并且诚心地希望真的有那位骑士到来的一天。」

赞 (0)
error: Welcome to www.angugulife.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