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漢奸是如何給日本女人洗澡,竟然偷偷伸進女人……畫面香艷,未成年止步!

眾所周知,日本人習慣男女共浴,而中國人就不行。話說抗日戰爭期間,日本鬼子
來到了中國,一日本高級軍官將自己的夫人也帶來了。日本女人要洗澡,於是就讓
一個漢奸給自己搓背。漢奸雖然滿心不願意,但是,攝於日本鬼子軍官的淫威,不
得不幹,於是就與這個日本女人共同進了浴池,整個浴池就他們二人。

眾所周知,日本人習慣男女共浴,而中國人就不行。

話說抗日戰爭期間,日本鬼子來到了中國,一日本高級軍官將自己的夫人也帶來
了。日本女人要洗澡,於是就讓一個漢奸給自己搓背。漢奸雖然滿心不願意,但
是,攝於日本鬼子軍官的淫威,不得不幹,於是就與這個日本女人共同進了浴池,
整個浴池就他們二人。

*本文來源:參考之家*

*那個日本鬼子軍官在其他屋,過了一會兒,他覺得不放心,就衝進浴池,一看,
那個漢奸正在賣力地給日本女人搓著背,日本女人光著身子背對著漢奸,漢奸雙手
在她背上賣力地搓著;再往下看,那日本鬼子看見漢奸的那話兒翹著呢!*

於是鬼子大發雷霆,刷地抽出軍刀,指著漢奸的那兒:「巴嘎!你的,這個,什麼
地幹活?!」

1467259404-1965-s4-54b3e07ba7f17

休息中的侵華日軍,他們燒殺擄掠無惡不作
1467259404-5956-s4-54b3e07ba82f7

日軍摧殘慰安婦

*漢奸腦子轟地一下,不過反應很快。他馬上拿起一個毛巾,搭在那上面。「報告
太君,毛巾的掛!」鬼子一看,覺得有理,於是就點點頭,「呦西呦西」滿意地走
了。*

*國民黨女特工化身慰安婦:用身子虐殺日本兵*日軍侵華期間,在關東軍里有一支以
大隊長山本龍二的姓氏命名的「山本大隊」。

*這是一支絕對的野獸戰隊,曾經以一千多人的兵力擊敗了國軍一個整編旅五千多人
的兵力。為此,「山本大隊」深受關東軍總部的厚愛,從軍械裝備到士兵的配備都是
最好的。*

「山本太隊」的野獸精神除了表現在戰場上的殊死拼殺外,對待-佔領區的中國百姓
也是極其兇殘,燒殺姦淫,無惡不作。

*1932年6月,關東軍總部為了鼓舞「山本大隊」的戰鬥士氣,派來一支由三十多名日
本婦女—朝鮮姑娘組成的「慰安婦」小隊,來為「山本大隊」鼓舞士氣,供「山本大
隊」的野獸官兵們發泄。*

自從這隊慰安婦進駐「山本大隊」后,「山本大隊」里的離奇死亡事件便一件接著
一件發生了……

那天早晨,小隊長川島和擲彈筒班長藤田在慰安所里一夜銷魂,剛離開后不久,就感
到肚子疼痛難忍。*軍醫以為川島和藤田是得了痢疾,就給他們拿了幾片治療痢疾的
葯,不料川島和藤田服藥后不久,竟然雙雙吐血身亡。*

這可把山本龍二給氣壞了,他喊來中隊長麻宮小田,命令他要儘快查清楚川島和藤田
的死亡真相。

麻官小田下令對川島和藤田的屍體進行解剖化驗。

*化驗結果很快便出來了,在川島和藤田的腸胃裡發現了一種致命的毒藥,正是這種
毒藥直接導致了川島和藤田的死亡。*

拿著驗屍報告,山本龍二緊鎖眉頭。

*「山本大隊」駐地戒備森嚴,來這裡的士兵都是經過了精挑細選和嚴格考驗的,究
竟是誰下的毒手?毒藥又是如何被川島和藤田眼下的呢?*

麻宮小田說:「報告長官,軍醫和昨天晚上做飯的廚師已經被我控制住,軍醫是來自
日本本土的大島少尉。做飯的兩個廚師都是中國人,一個因承受不住嚴刑拷打已經
死去,另一個正在審訊中。」

*山本拍著桌子罵道:「渾蛋,把疑犯打死了,還怎麼審問。你這就帶我去,這個疑犯
我要親自審問。」*

山本龍二趕到審訊室時,那個活著的中國廚師李大壯已經被打得遍體鱗傷,奄奄一息。

*山本龍二臉上擠出一絲笑容,說:「你只要告訴我,是誰在川島和藤田的晚飯里下的
毒,我就放你回家和家人團聚。」*

1467259405-5640-s4-54b3e07ba86e7

被日軍殘暴拷打致死的慰安婦

站在一旁的翻譯,忙把山本龍二的話翻譯給李大壯聽。

此時的李大壯早被打得魂都丟了,精神變得恍惚,聽說山本龍二要放自己回家,他一
會說是自己投毒了,一會又說是已經被打死的老趙頭投的毒。毒藥的來歷,李大壯更
是亂說一氣,一會說是從草叢裡採摘來的毒蘑菇,一會又說是做豆腐用的滷水。

*山本龍二壓著怒火,聽完李大壯胡言亂語的供詞后,扭頭對麻官小田說:「這已經是
個廢人了,你再審訊他幾天,如果再沒有什麼結果,就直接把他和老趙頭的屍體掛在
院子里示眾。我去看一下軍醫大島那邊的情況。」*山本龍二剛要離開,一個士兵急
匆匆跑過來報告,說又有兩個上等兵肚子疼痛難忍后吐血而死,死亡癥狀和川島與藤
田一樣。

山本龍二聽完大吃一驚,忙問:「他們兩人也是離開慰安所后,肚痛吐血而死的嗎?」

得到士兵肯定的答覆后,山本龍二低頭沉思片刻,咬著牙下令說:「*麻宮小田,你這
就過去,把那天為川島和藤田服務的兩個慰安婦和今天為兩個上等兵服務的慰安婦
控制起來。另外,從今天起所有官兵的食物和飲水都要經過嚴格的檢查,任何人未經
允許不得再去慰安所娛樂*。」

山本龍二控制慰安婦是有一定道理的。軍醫大島已經被控制起來,兩個中國的廚師
更是一死一傷,除了軍醫大島外,最後接觸到中毒身亡官兵的人只有那些慰安婦了。

很快,四名慰安婦被麻官小田帶人捆綁了起來。

*這些可憐的女人,為了所謂的「聖戰」,沒日沒夜地被那些獸兵們糟蹋不說,現在又
要被嚴刑拷打。四名慰安婦里,有一個是日本人,另外三個都是朝鮮人。對待日本慰
安婦,麻官小田還算是客氣,那三個朝鮮姑娘就沒有那麼命好了。*麻宮小田親自揮
動著皮鞭,幾分鐘時間便把那三個朝鮮姑娘抽打得皮開肉綻。讓麻宮小田惱火和不
知所措的是,四名慰安婦的供詞幾乎是一致的,那些日軍官兵們進了慰安所后一心想
的就是要發泄性慾,哪有時間吃東西和喝水呢。

*所有的官兵幾乎都是一樣的,進門脫衣服,趴在慰安婦身上發泄完后,直接穿衣服走
人。甚至有很多官兵,人還沒有進門,便已經脫光了衣服站在門外排隊等候了。*

1467259404-7449-s4-54b3e07ba8acf

遭到毒殺致死的日軍

投毒的人既不是軍醫大島,又不是中國廚子,最後接觸過死者的慰安婦也沒有機會動
手投毒,那麼川島、藤田和兩名上等兵的中毒身亡又會是什麼人乾的呢?

這邊投毒案件還沒有理出頭緒,關東軍總部的作戰電令便下來了。因戰事需要,關東
軍總部電令「山本大隊」火速趕往前線。

*「山本大隊」的官兵們聽說就要出發上前線了,根本顧不得山本龍二的禁令,大家
一窩蜂沖向慰安所。*

打仗這種事情,健全人上去殘疾人下來,活人上去死人下來;上了戰場就等於是把自
己親手交給了死神,生死存亡都變成了未知數。*生死都不知了,還有誰會在乎什麼
中毒事件!死前能發泄就發泄,能行樂就行樂,完全就是在追求器官上的刺激了。*

山本龍二太了解自己手下的官兵們了,此時的他也只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

但是,讓山本龍二萬萬沒有想到的是,麻宮小田竟然死了。

麻宮小田這樣的中隊長是不用到慰安所里去排隊的,他只要把自己相中了的慰安婦
叫到自己的營房中就可以了。

接到麻宮小田的死訊,山本龍二瞪著通紅的眼睛衝進麻官小田的營房。

*那個供麻宮小田發泄的慰安婦叫美智子,原本就是日本國內的一個寡婦,為了支持
大日本的「聖戰」,寡婦們也把自己的身體捐獻給了「國家」。*

美智子一臉驚恐不安地坐在角落裡,等候著山本龍二的發落。

山本龍二一把將美智子揪起來,說道:「告訴我,你對麻宮小田做了什麼?」

*美智子驚恐地說:「我按照麻官太君的吩咐,為他唱歌跳舞,陪他喝了酒。醉酒後的
麻宮太君又唱又跳,又哭又笑,我被他嚇壞了……隨後,麻官太君便命令我脫去了衣服……」*

1467259405-3672-s4-54b3e07ba8eb0

被摧殘的慰安婦

山本龍二不甘心地問道:「然後呢?」

美智子低著頭,眼裡含著淚水,不願意直接回答山本龍二的提問。

山本龍二抬手狠狠地抽了美智子幾個大嘴巴,惡狠狠地罵道:「快回答我,你這個下
賤的女人!」

*美智子表情麻木地慢慢脫去身上的和服,她的身上布滿了紅腫的牙印。*

美智子說:「報告山本太君,然後就是這樣了……」

山本龍二愣愣地看了幾眼美智子身上的斑斑傷痕,搖了搖頭。戰爭讓很多官兵變得
殘忍血腥,連對待本國的慰安婦也愈發地摧殘起來。

山本龍二揮了揮手,讓美智子穿上衣服離開了。他的腦子裡亂成了一團,看樣子這些
可憐的慰安婦們並不像是投毒的兇手,那麼究竟是什麼原因導致手下的官兵們中毒
而亡的呢?

這時,一個小隊長慌慌張張地跑過來:「報告山本大隊長,又有七名官兵先後中毒,吐
血而亡。」山本龍二聽完頭都大了,還沒有出征上前線,他手下的官兵們便紛紛離奇
地中毒死亡。

一時之間,山本龍二覺得,有個死亡惡魔的陰影籠罩在整個「山本大隊」的頭頂上。

前線戰事緊急,山本龍二隻好暫時把這件事情放下。

當天下午,山本龍二的部隊便匆匆趕往前線。

這場戰爭遠遠超出山本龍二的預料,由於中國軍隊的拚死抵抗,「山本大隊」死傷慘
重,再加上來前線之前「山本大隊」里發生的系列中毒死亡事件,日軍官兵的士氣比
以往任何時候都要低。甚至,有不少士兵掏出從家鄉帶來的「千人縫」,開始跪在地
上祈禱。

為了鼓舞士氣,山本龍二不得不採取特別手段,他下令讓後方的慰安婦們馬上趕往前
線勞軍。

1467259404-9004-s4-54b3e07ba92b4

被凌辱致死的慰安婦,躺在席子上被活活弄死

這種用慰安婦火線勞軍的方法,在以前的戰場上山本龍二曾經屢次使用,都取得了很
好的效果。這次他之所以沒有把慰安婦帶到前線,就是因為之前在「山本大隊」,發
生的離奇系列死亡事件。但是,現在是戰爭勝敗的關鍵時刻,山本龍二已經顧不得太
多,必須靠慰安婦的肉體來鼓舞官兵們的士氣了。

在後方的慰安所里,慰安婦們一聽說要去火線勞軍,個個嚇得面如土色。

原來,那些剛從戰場上下來的日本官兵們個個都粗魯野蠻得很,尤其是那些受了傷和
打了敗仗的官兵,他們會把怨氣全部撒在這些可憐的慰安婦身上。這些官兵們心理
扭曲****,慰安婦們稍有不從便會被打得鼻青臉腫,甚至被當場開搶打死。

美智子面無表情地對在場的姐妹們說:「大家都快去洗個澡吧,我們要用乾淨的身子
去犒勞我們的勇士。」說完,美智子起身走出房間。

洗澡的地方就在房后一處用木棍搭建起來的棚子下,周圍圍著一圈白布,像是中國老
百姓家裡有人去世后搭起來的祭棚。

美智子走進棚子后,快速地從自己的兜里掏出幾塊軍用香皂,放在水池旁邊。

慰安婦們陸陸續續走進棚子,有幾個慰安婦發現水池邊的香皂后,驚喜地跑過去,攥
在手裡。按照日軍的規定,只有正規部隊的官兵享有物資配給,她們這些慰安婦根本
享受不到任何配給,吃、穿、用一律要自己花錢來買。

所以,即便是幾塊日軍官兵們遺忘在水池旁邊的香皂,也會讓慰安婦們非常開心。

慰安婦們剛剛洗完澡,接她們上前線的大卡車就停在了她們房前。兩個日軍的軍曹
像是驅趕牲口一樣,把這些慰安婦們趕上了車。大卡車冒著黑煙,像個醉漢一樣地搖
晃著,載著這些可憐的女人們直奔前線而去。

大卡車停在.距離前線陣地不足兩百米的一道戰壕前,按照山本龍二的指示,這條一
米多寬的戰壕將成為慰安婦們的臨時慰安所。慰安婦們從大卡車下來后,忙一路小
跑著躲進戰壕里,並把隨身帶來的棉被鋪在戰壕的溝里。

然後,就或躺或坐,等待著官兵們從前線下來后,在自己的身體上發泄獸慾。

山本龍二在兩個衛兵的護衛下,走進戰壕親自視察這些慰安婦的準備情況。

前幾日麻宮小田和幾個日軍官兵的中毒死亡事件,讓山本龍二的神經都繃緊了,他不
想再有什麼意外發生,尤其是在中日軍隊交戰的關鍵時刻。

山本龍二經過美智子身邊時,腦子裡突然蹦出麻宮小田死後,美智子赤身裸體,傷痕
纍纍地站在自己面前的情景。山本龍二用手指了一下美智子,說:「你,跟我走。」

美智子跟在山本龍二的身後,在戰壕里轉了幾道彎,來到了山本龍二的前線指揮所里。

山本龍二上下打量著美智子,突然說道:「脫衣服。」美智子順從地脫去身上的和
服,赤條條地躺在旁邊的「榻榻米」上。

山本龍二並沒有像其他官兵那樣野獸一般地撲向美智子,他拿起桌子上的一瓶清酒,
用一塊白布蘸著清酒開始慢慢地擦洗美智子的身子。

殘酷血腥的戰爭,使很多日軍官兵都或多或少有些****,美智子不知道山本龍二接下
來會怎樣摧殘自己,她的身體忍不住地顫抖起來,清酒擦在她的皮膚上起了一身的雞
皮疙瘩。

山本龍二似笑非笑地說:「美智子小姐,你不要緊張,我是幫你消消毒。」……

美智子幾乎是被山本龍二的衛兵從作戰指揮所里抬著走出來的,這個山本龍二摧殘
起慰安婦的手段比那個已經死去的麻宮小田有過之而無不及。

鑒於美智子的身體情況,衛兵並沒有把美智子直接送回「戰前慰安所」,而是把她攙
扶到不遠處一個堆放草料的木頭房子里,衛兵對美智子說:「山本大隊長讓先你在這
裡休息一下,明天再去慰安所勞軍。」

衛兵轉身就要離開的時候,美智子突然一躍而起,一招漂亮的「鎖喉剪」,生生地掐
斷了衛兵的脖子。

美智子快速地脫下身上的和服,換上了衛兵的衣服。然後,美智子把衛兵的屍體拖進
草料堆里,用草料掩蓋了起來。

換上了軍裝的美智子混在一群日軍傷兵里,爬上了一輛運輸傷員的大卡車,離開了戰
爭前線。

美智子離開后不久,「山本大隊」的日軍官兵們便紛紛中毒,肚子疼痛難忍,吐血而
死。就連山本龍二本人也不幸中毒,還好的是他的中毒狀況比其他日軍官兵們要輕
許多。

就在「山本大隊」內部亂作一團的時候,對面的中國軍隊像是得到了什麼信息,向著
日軍陣地發動了猛攻。被中毒事件困擾著的「山本大隊」根本無法抵擋中國部隊的
猛烈進攻,經過短時間的交火后,「山本大隊」全軍潰敗。

這次戰鬥讓「山本大隊」傷亡過半,將近三分之二官兵的屍體丟在了陣地上,再也無
法回日本去了。關東軍總部一怒之下撤掉了山本龍二的大隊長職務,把他調到總部
當了一名作戰參謀。至此,「山本大隊」從關東軍里徹底地捎失了。

轉眼間就到了1945年9月,侵華日軍正式向中國軍隊繳械投降。

這天,瀋陽日軍戰俘集中營里來了一位叫趙丹婷的國軍少校女軍官,她是軍統局派來
專門負責審訊日軍戰俘的特派員。

趙丹婷來到戰俘營后,認真翻看著日軍戰俘軍官的花名冊,突然問道:「投降的日本
軍官里怎麼沒有山本龍二的名字?」負責管理這個日軍戰俘營的是國軍上校李同方。

李同方回答說:「或許是他已經切腹自殺了吧?關東軍得知日軍戰敗投降的消息后,
有很多軍官都選擇了切腹自殺,來表示自己對天皇的效忠。」女軍官想了想后,說:
「不會的,別人我不知道。山本龍二是不會自殺的,我想要看一下戰俘的照片。」

李同方為難的說:「這個戰俘營里關押著近萬名日軍戰俘,趙特派員,您是要一張一
張地都看一遍嗎?」趙丹婷用力地點了點頭。

接下來的半個多月時間裡,趙丹婷把自己關在房間里,一本一本認真仔細地翻看每一
個日軍戰俘的照片資料。當她翻到一名叫「田川太郎」的日軍曹長時,忍不住拍響
了桌子,自言自語道:「山本龍二,我就知道你不會自殺的!」

很快,那名叫田川太郎的日軍曹長便被帶進了審訊室里。

趙丹婷盯著他,用日語問道:「山本龍二,你還認識我么?」田川太郎一副無辜的樣
子,說:「對不起,你認錯人了。我叫田川太郎。」趙丹婷扭頭對旁邊的幾個國軍士
兵說:「你們先出去吧,我有話要對這位『田川』先生說。」

國軍士兵離開審訊室后,趙丹婷一點一點,慢慢地解開了自己軍裝上的紐扣,在她的
身上赫然出現一個用煙頭燙成的「櫻花」圖案。田川太郎獃獃地盯著趙丹婷身上的
「櫻花」,吃驚地說道:「你,你就是那個慰安婦?」

趙丹婷冷笑了一下,說:「山本大隊長的記性不錯啊。沒錯,我就是那個讓你的『山
本大隊』撤掉了番號的慰安婦。你想知道你的部下們是怎麼中毒死亡的么?現在,我
可以告訴你了。」

原來,日軍侵華期間,軍統局局長戴笠為了刺探日軍情報,向日本本土派去了很多國
軍間諜,趙丹婷就是其中的一個。當日軍以隨軍女兵的名義,在日軍本土征慰安婦的
時候,趙丹婷便借用一個叫美智子的假身份報名參加了隨軍女兵。

為了消滅侵華日軍,趙丹婷不惜犧牲自己的肉體,來供那些獸兵們發泄、摧殘。對於
趙丹婷來說,慰安所就是她殺敵的戰場,只不過是殺敵的方式不同罷了。那些獸兵們
在慰安婦身上發泄的時候,常常會親吻和撕咬慰安婦的身體。

於是,趙丹婷便通過秘密渠道將這一消息報告給了軍統局。時間不久,一種外形酷似
日軍軍用香皂的劇毒香皂便秘密交到了趙丹婷的手裡。同時,一道軍統局的密令也
傳到趙丹婷的手中。密令上寫著:「山本大隊」

作戰力極強且燒殺姦淫、慘無人道,命令趙丹婷借用劇毒香皂想盡一切辦法在「山
本大隊」中製造混亂,同時要尋找機會除掉山本龍二。也就是說,那些中毒的日軍官
兵都是通過親吻和撕咬慰安婦的身體而中毒身亡的。

狡猾的山本龍二因為在摧殘趙丹婷之前,用清酒擦洗了趙丹婷的身子,才僥倖躲過了
這一劫。

得知自己親手培養起來的「山本大隊」竟然是毀在眼前這個女人的手上,山本龍二
像個受了傷的野獸咆哮著撲向趙丹婷。

趙丹婷早有準備,她狠狠地一腳踢在山本龍二的下身,山本龍二怪叫一聲倒在了地上。

趙丹婷掏出腰間的手槍,對準了山本龍二。山本龍二怪叫道:「殺了我吧,你這個臭
女人。」趙丹婷冷笑了一下,對準山本龍二的大腿根部連開數槍。山本龍二痛苦地
捂著號叫個不停。

趙丹婷冷冷地說:「我不會讓你死的,但是你這輩子也別想再糟蹋女人了。」說完,
趙丹婷轉身,狠狠地關上了審訊室的房門。

赞 (8)
error: Welcome to www.angugulife.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