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頭七的那一晚,發生了一件恐怖的事情,把父親都嚇跪了…

1464060876-2034-68

母親頭七的那一晚,發生了一件恐怖的事情,把父親都嚇跪了①

【友情提示】:

本故事是根據民間傳奇故事而改編的虛擬聊齋故事,故事內容與圖片無關,與現實無關。

我叫王小七,村裡人都叫我鬼娃。

王小七這個名字是我爺爺給我取得,爺爺說我的命不好,八字太弱,容易夭折。

爺爺說的我都信以為真,直到我四歲那年,我才知道爺爺說的都是騙我的。

1464060872-5284-6cd0006c76bb49aad95

二叔臨終前告訴我,我是從棺材裡面抱出來的。

我是一九九七年七月十五那天從棺材裡面抱出來的,那一天是鬼節。

母親生我的時候難產,大出血去世了,我還未落地便隨著母親埋進了棺材裡。

我母親的頭七剛好是在七月十五,村裡的老人都說這很不吉利,搞不好會出大問題。

我們那裡的風俗是頭七那天晚上親屬必須在死者的墳前點長明燈,一直要點到雞叫,中間不能熄滅。

所謂的長明燈就是在油燈裡面裝松油來點,長明燈的作用就是讓死者的魂魄可以看清楚回家的路,那一晚爺爺和我父親兩個人守在我母親的墳頭,我奶奶和二叔在家裡燒紙橋。

那一晚的事情我二叔記得很清楚,那天下午太陽還沒有下山,村裡的人就全部關上了大門,都躲進了家裡,老人說鬼節之日鬼門大開,所有的鬼魂都會來到陽間,太陽下山了如果還在外面很容易被鬼上身。

老人還說難產的婦女去世怨氣非常的重,九成以上的都會變成厲鬼,頭七的時候一定會回來找兩個替死鬼。

那一晚的天氣非常的不好,天上沒有一顆星星,漆黑不見五指。一片漆黑中就只有我母親墳頭兩點火光在跳躍,看上去猶如鬼火一般,陰森而又恐怖。

父親和爺爺兩人蹲在母親的墳前,兩人誰都沒有說話。爺爺的眉頭緊皺,心中有些不安。

亥時的時候突然颳起了一陣陰風,吹的墳頭的紙錢呼溜溜的打轉,在黑夜裡看的就像是一個個鬼魂在舞動一般。

「呀,不好,鬼門已開,邪靈將出,胎兒死在腹中小珍怨氣纏身,很容易會化成惡鬼」爺爺突然叫道,嚇得我父親一大跳。

「長明燈,凈鬼魂,往生恩怨化清明。塵歸塵,土歸土,奈何橋頭沒有苦,喝了孟婆見佛主」爺爺低聲念道,表情非常的嚴肅。

我父親有些害怕,一臉緊張的望著爺爺。爺爺年輕的時候跟了一個遊方道士學了一段時間,會一些基本的法術,十里八鄉家裡有死了人的都會請爺爺去做法事。在當地小有名氣。

「還愣著做什麼,你老婆馬上就會化成惡鬼了,趕快把疊好的紙人拿出來燒」,爺爺大聲叫道。

我父親手忙腳亂的從籮筐里拿出用黃表紙疊好的紙人,不知道是怎麼回事,點火的時候火柴一直都擦不著,我父親急的滿頭大汗。

一陣陰風吹過,墳前兩盞長明燈也熄滅了。

「爸」,我父親嚇得臉都白了,顫抖的望著我爺爺。

「今已知汝名,汝急速去,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爺爺念了一句咒語,嗤的一聲就將火柴擦著了,點燃了兩盞長明燈。

「快,點紙人」,爺爺大急。

我父親顧不得害怕,急忙把紙人湊到長明燈上,過了好半響,紙人在長明燈的火光中就是點不著。

爺爺眉頭皺的厲害,眼睛緊盯著墳頭。

「小珍啊,我知道你很不甘心,但這就是命啊,天命難為,你就不要為難你男人了」爺爺神情悲傷的說道。

過了好半響,紙人還是點不著,而且長明燈的燈芯還閃爍的厲害,似乎隨時都要熄滅一般。

「小珍啊,人有人道,鬼有鬼道,你就不要怪爸爸心狠了」爺爺重重的嘆了一口氣,咬破食指在紙人上畫了一道符。

「八方神靈來助,諸鬼避退,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敕」爺爺一聲輕喝,紙人呼的一下就燒著了。

紙人是用黃表紙疊的,高一尺一,象徵著今生和來世。每個紙人上面都用硃砂筆畫了六道橫槓,象徵著六道輪迴。一共有九十九個紙人,寓意著九九歸一,生命又回到了起點。

紙人在火盆里飛快的燒著,燒盡了紙灰從火盆里飛了出來,一圈圈的飄在空中打轉,老人們說給死人燒紙的時候紙飛起來了那是死人來拿錢了。

「嗚嗚嗚」,突然一個女人的哭聲響起,非常的悲傷。

我父親頓時汗毛炸起,全身都起了一層雞皮疙瘩。這個聲音他太熟悉了,就是自己死去媳婦的聲音。

「哎,小珍,你可還有未了的心愿」,爺爺嘆了口氣,他已經看到了自己兒媳婦正坐在墳頭上哭,身上穿的就是下葬時穿的那件大紅袍子。

「小珍」,我父親痛哭了起來,像個小孩子一樣眼淚直流。

「爸,小珍在哪裡,我為什麼看不到」父親四處張望,扯著爺爺的手不停的問道。

「小珍已經死了,現在是一個鬼魂,你身上的陽火太旺盛肯定是看不到她的」,我爺爺伸手在我父親兩個肩頭分別拍了一巴掌,滅掉了他的兩盞陽燈。

「你媳婦就在墳頭坐著,你去問問她是不是還有沒了的心愿」,爺爺指了指墳頭,我父親踉蹌的爬了過去。

無論我父親怎麼問,我母親只是在不停的哭,就是不肯說話。

時間已經到了子時,墳地里的陰風呼呼吹,更多的鬼魂從鬼門內沖了出來,森冷的寒意刺的人骨頭都痛了。

我爺爺額頭上的冷汗直冒,他不停的在施法護住我爸和自己不受鬼魂的侵擾,一個弄不好就會被鬼魂勾去生魂,讓你成為一個活死人。在鬼節這一天,鬼魂勾走活人的生魂地府閻王是不管的。

「快點來到我身邊來,我頂不住了」,爺爺臉色發白,他就只跟著那個道士學了幾天的功夫,能力非常有限。

「金剛護法,守護己身,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爺爺咬破了舌尖向空中噴了一口血,一道密咒快速的念了出來。

「爸,小珍是怎麼了,怎麼不說話」,我父親著急的問道。

爺爺沒有理我父親,他的眉頭卻皺的更厲害了,因為他發現一個非常糟糕的問題。

「為什麼這些鬼都鑽進了小珍的墳內,這完全說不通」,我爺爺大急,眼睜睜的看著源源不斷的鬼魂鑽進了墳裡面。

子時三刻的時候,所有的鬼魂都消失不見了,就連小珍也走了,只有一隻貓頭鷹站在一株死樹上拚命的呱呱叫,恐怖的聲音傳的老遠。

老人們說貓頭鷹是一種不詳的鳥,只要是它叫的地方就會死人。後來我跟著師傅學習法術才明白,貓頭鷹其實不屬於陽間之物,它是黑白無常留在陽間的眼,只要哪裡有氣死它就會不停的鳴叫通知鬼差。

我爺爺沒由的一陣心慌,身子一個哆嗦全身無力的坐在了地上。

「哇哇哇哇」,突然,一陣哭聲傳來,那聲音就是新生小孩的哭聲。

「什麼聲音」,我父親哆嗦著問我爺爺。待續。。。。

赞 (3)
CLOSE
CLOSE
error: Welcome to www.angugulife.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