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外射精避孕法風險高?研究證實:跟保險套一樣有效!

1463020007-8315-shutterstock-213149383

很多方面看來, 2016 對於需要計劃生育的女性來說是特別好的時機。 IUD (子宮內避孕器)是有 99% 成功避孕的方式,近年來越來越普遍,在美國,計劃生育是平價醫療法案(Affordable Care Act)下的一項,某些州甚至不需要醫生的處方籤,藥局就能拿到一整年的避孕藥,和以前比起來女性能取得避孕藥的可靠來源多了很多。

那麼,為什麼有這麼多異性戀女性還是選擇最古老、基本的避孕方式——子宮內避孕器?

據估計,將近 60% 美國女性都有依賴伴侶體外射精的經歷, 15 ~ 44 歲的女性中約有 3% 目前仍使用這種方式避孕,但研究人員相信實際數字很有可能更高。這種避孕方式相對普遍,但性教育者往往會將其視為過時且不可靠,說白一點根本是亡羊補牢的 愚蠢行為。但依賴這種避孕方式的女性卻堅持這不只是個「好選擇」,對他們來說是「最好的選擇」。

「網路上的人對於我的選擇的評論,讓我覺得倍受恥辱,」Rachel , 26 歲,使用體外射精避孕法超過 4 年。「人們口頭上總是反對這種方法。」Rachel 覺得使用這種避孕法的女性被評論為不負責任、冷漠、徹頭徹尾疏忽這件事。

但令人驚訝的是,研究指出體外射精的避孕率幾乎與保險套一樣有效——但在性傳染病上並非如此。正 確使用保險套但避孕失敗的機率大約 3% ,體外射精則是 4% 。一項調查發現,使用體外射精避孕法一年中有 18% 的伴侶會懷孕,使用保險套則是 17% ,但計劃生育的官方顯示使用體外射精避孕的女性,100 個裡有 27 個會懷孕。當然這種方式並不會像避孕藥或子宮內避孕器有效,但數據確實顯示體外射精避孕被污名化。

「有很多相關人士會覺得『沒錯,這根本不算是一種方法』。」Guttmacher Institute 研究性與生殖健康的科學家 Rachel Jones 表示。「超過一半的女性都有過另一半使用體外射精的經驗,顯然大部份的女性都對此難以啟齒,無論好壞。」

Jones 2014 年的一項研究, 研究超過 4,600 位美國 18 ~ 39 歲的女性,發現其中 33% 過去一個月內都用過體外射精,且受孕機率都偏低(Jones 還是警告大家,他的研究並不能代表全國的狀況)。值得注意的是,Jones 及其合作者發現,很多使用體外射精避孕法的女性,同時也使用避孕藥、子宮內避孕器(13%)或保險套(11%),基本上是一種備用避孕法,代表他們其實對 避孕防護措施更為警惕。

顯然(體外射精)最大的好處之一就是不需要任何處方籤、不用設備,就是個隨時都可選擇的選項。—— Kelly Blanchard , Ibis Reproductive Health 主席

體外射精有時候會被當作「自然節育計畫」或「基礎生育意識」的方法,女性會追蹤經期及身體的變化,去推算最容易懷孕的受孕期。這些方式長期被認為有些鬆散,但智慧型手機上追蹤經期的 Apps  也顯示確實有一部分的女性對此種方式的依賴。

但特別依賴體外射精作為主要避孕方法的女性,也不同意別人對他們「資訊缺乏」、「缺少準備」的評論。

Tamara , 26 歲,有個 7 歲大的女兒表示:「我不天真,我知道這可能是個比較沒有效的方法,但我還是選擇了它。我之前有在避孕,但 miss 掉一週,就懷孕了。」

20 出頭的 3 年中, Tamara 和男友是使用體外射精法避孕,她現在性慾並不活躍,但還是會考慮再使用這種方法,她一點都不覺得不負責任。有一兩次男友未及時抽出體外,她就服用事後避孕 藥,他們雙方都很清楚如果懷孕的話會發生什麼事(她會去墮胎), Tamara 也以防萬一地準備好錢了。

Tamara 表示:「我想這一定是有什麼誤解,不是因為懶惰,對我來說是一種方法。」她服用避孕藥數年,但她後來搬家,每週要開 45 分鐘的車程到當地診所一次,花了她半天的工夫。她不用保險套是因為對乳膠過敏,曾讓她全身長滿皮疹。

Kelly Blanchard 表示,女性及其伴侶選擇體外射精有很多理由,避孕藥已經被證實非常安全,但也有很多女性只是不想使用荷爾蒙。

談到體外射精時, Blanchard 很清楚地指出這種避孕方式可能的風險,並解釋她不提倡這種方法,但她也認為,體外射精確實被很多言論污名化。 2008 年, Blanchard 與 Jones 合作了一項研究評論,說道相關醫療人員應該考慮將體外射精視為一種避孕方式,才能給予病患正確的建議,並好好研究怎麼樣做才是最好的。這本書獲得大家熱烈的迴響。

Blanchard 說:「我聽過很多性教育者和相關人士在討論體外射精時的危險性,同時也聽到很多年輕人說他們曾經用過這種方式。」

Julia , 22 歲,青少年時期初嚐禁果後,發現自己對乳膠過敏會導致局部性皮疹,便開始使用體外射精法, 19 歲時便植入子宮內避孕器,但 6 個月後因為覺得討厭又把它移除掉。

Julia 並不在一段穩定的關係中,也和幾個男人睡過,大部份都是她身邊的朋友。每 3 個月就做一次 STI (性傳染病)測試,也要求伴侶這麼做,她基本上相信和她睡的人都對 STI 的情況會據實以報,但如果她覺得哪裏不對,就會要求看檢查報告。她也有幾個性伴侶說他們覺得對體外射精感到不便,他們就乾脆做別的事情,像是口愛。 Julia 喜歡伴侶射在她的胸部或臀部,但還是要保持床單乾淨。

Julia 是體外射精的忠實擁護者,而且對現在的她來說真的沒有什麼壞處,或許曾有三次他的伴侶被抓到意外射在她體內時,他會用 Plan-B 。

Julia 說:「如果他們不好溝通,或他們沒讓我知道他們要射了,我怎麼會知道?這是件很難看懂的事,這就是為什麼溝通是關鍵。」

「我知道女性對不同的避孕方式會有不同的反映,但其他方式對我來說都沒有好的經驗。」

(以上名字基於保護已匿名)

赞 (0)
error: Welcome to www.angugulife.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