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蕩婦但我不是婊子!」脫衣舞娘爆氣澄清8大謠言:怎麼讓男人花錢也是學問!

1《花花公子》推出了新系列的作品「風雅果女」。其中,身兼三職的Kasey Koop(脫衣舞女,喜劇演員,作家)將帶我們走進她在洛杉磯脫衣舞俱樂部的臺前幕後。 2我(舞娘,下同)入行已有一年,在這之前,我只去過脫衣舞俱樂部一次,而且還是個男人把我強拉去的,並在廁所裡…雲雨了一番,這讓我對脫衣舞俱樂部的印象 大打折扣。可數月後我皮包比臉還乾淨,只好鼓起勇氣去俱樂部試鏡。有人提醒我說,我面試的那家俱樂部的舞女「菊花」都被玩爆了,貌似很危險。後來轉而一 想,像Amber Rose、Courtney Love和Jenna Jameson這樣的壞女人都可以跳鋼管舞,我也沒啥損失嘛。
3一年來,我唯一要躲的就是那些要約我的顧客。我也發現人們對我從事的這個行業有許多誤解。我們遭受最多的就是各種汙名,要想卸掉這個強加之物,只有將謠言大卸八塊。還原事物本來面目才是王道。

謠言1:我們都缺失父愛

這是最常見的謠言,至少在我這兒沒有這問題。我爸負責一日三餐,可敬可親,從沒有與任何女人亂搞。不是說其他脫衣舞女不缺父愛,但就好像沒有事物是絕對 的。像Kanye West 和 Tyler這些「前輩」的父親也不在身邊,可沒人因此而譴責他們,可是那些有明顯戀母情結的紈絝子弟卻可以滿大街吆喝對熟女的狂熱。

謠言2:我們陰險狡猾 4男人最常問我們討厭哪個女孩,因為他們就喜歡惹事,然後拍拍屁股圍觀女人撕殺。可我和同事們的關係很好,因為我們需要團隊合作。就算女孩們發生口角,罵一 罵就很快過去了。不過有一類女人我們最不樂見,就是那些陪男人到脫衣舞俱樂部,還對我們評頭論足,然後掛在自己男人身上啃一番宣示主權的那種。小婊子,別 擔心,能把女友的約會定在脫衣舞俱樂部的男人送我們都不要。

謠言3:我們都是Social咖脫衣舞女壓根就不是什麼Social咖,我們只是在扮演這個角色。我們會玩的很,但不可能每晚都喝得醉醺醺的。很多脫衣舞女都會推掉很多老色鬼的酒,當 然,也有些舞女是派對控,不過要不了多久就累垮了,然後被炒魷魚。我曾認為吸毒是我邁向自由的唯一選擇,後來我才知道穿著內衣,清醒地在陌生顧客面前跳舞 才是一種無比自由的體驗。

謠言4:我們就是婊子 5我是蕩婦,但我不是婊子;我應該是這麼說的第一人。接觸舞蹈後,舞蹈讓我的慾望得到釋放,我便不在外亂搞一夜情了。當然,脫衣舞女是故作正經的女人,我們會在任何場合討論男女之事。我們熱衷於性,可我們不會把工作帶回閨中。

謠言5:我們都是沒文化的蠢貨

這個謬論,最難應付。有些男人認為他們花錢玩膝上豔舞,是因他們懷有「救世主」的心。經常有男人對我說「你太優秀了,不應該幹這一行的」。還有人以為我這 樣做是為了賺錢完成學業。他們是好心人,想我接受教育,好在公司上班,每次我都和他們說我幾年前就大學畢業了,但從沒提過我獲得全額獎學金這碼事。因為教 育不是全能的,不是受了教育就萬事大吉了。如何促使男人花出計劃外的錢也同樣是門學問。

謠言6:我們不能維持男女關係 6經常有顧客問我工作對我生活的影響。壓根就沒沒什麼狗屁影響,入行前我單身,現在還是單身,這工作就像是個約會速成班。以前,我總想著在「翻雲覆雨」前可 以喝點小酒、閒聊幾句。而現在我的工作就是一個急速約會,為的就是軟磨硬泡讓顧客把我抱在膝蓋上撒錢。我的工作絕不允許我找那種泡在醋罈子裡的男朋友,我 也不會為了取悅愛人而辭去我喜歡的工作。我的許多同事要麼結婚了,要麼熱戀中,幸福得很。因為她們的另一半能夠理解她們所做的只是一份工作而已。

謠言7:我們都走投無路了

我開始跳脫衣舞是因為我需要買車,而且只有這個行業可以給我足夠的自由。有人誤以為這行中的女人走投無路,透過跳脫衣舞苟且偷生,其實這只是誤解。有很多 傑出的鋼管舞舞蹈家也會來俱樂部跳舞,還有些人是受夠了一天到晚接電話的工作(我自己的電話我都不願意接!)跳到這行來的,也有許多同事有其他工作,收入 穩定,一個星期也會來幾次。

謠言8:我們討厭自己

脫衣舞這行教會了我自尊,並且讓我勇於面對生活,無所畏懼。我以前很討厭自己肥嘟嘟的樣子,可現在不會了,我反而會想這下我的臀部應該會有更多人愛了吧。人們問我工作時是否會可恥,我說:整天阿諛奉承、賄賂貪汙,是可恥。而我工作,不可恥。

赞 (0)
CLOSE
CLOSE
error: Welcome to www.angugulife.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