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本的色情场所卖身者多为中国女人!!没想到这些女明星也陷入其中!

1

推开日本东京王子饭店房间的门,我多少有些傻眼。

电视机是中国绝对找不到的老款式,18英寸的,能看得清图像,彩色,竟然也有遥控接受器,──黑胶带绑上去的;冰箱是袖珍型,在它服役时,中国酒店应该还没有冰箱吧;水龙头至少是10年前的款式。

其实,进门前我就开始惊讶了,东京王子饭店是东京很不错的酒店了,但没有电子门卡还是老式钥匙,门把手竟然是铁柄的,无数手摸过,早已失去光泽。

我碰到的日本酒店宾馆,客房都没有宽带接入服务,要上网,得把电话线拔了。没有宽带,这是在日本感到最不方便的地方。而在中国,三星级的酒店大都有宽带 接入。有些地方的五星级酒店或度假村,比如海南,甚至每个房间都有一台崭新的电脑。在日本,我只碰到一家酒店大堂里放了两台笔记本电脑,供客人上网用。

30岁以上的中国人,第一次领受现代科技的冲击,是从当年《追捕》等日本电影来的,小汽车、电视机、冰箱、洗衣机这都是许多人从没听说过的东西。今天,单从酒店看,日本竟然比中国还落后。

只有一样,日本比中国领先:马桶。日本人对卫生有着特别的讲究,在东京的酒店看到的抽水马桶看上去并不新,但却是电脑控制的,它能掩饰方便时不雅的声音还可以调节温度

留意在日本各城市的酒店宾馆,似乎没有一个是在最近5年内有过装修的,包括富丽堂皇的大阪皇家饭店。而在中国,这类场所几乎是不超过5年就要翻新一次的。

西方上世纪60年代有则关于日本经济发展的笑话:听说他们发展很快,是吗?当然,早上一个工地还在拆脚手架,晚上就看到老板往外推欠了房费的客人。今天,这段子掸掸土,用在中国正合适。在日本,盖楼的塔吊我只看到3次,全世界的塔吊都到中国来了

推开门就是床

中国人过去喜欢说“小日本”,因为日本一切都比中国尺码小一号,现在未必尽然,日本人的平均身高已超过中国,虽不能和中国北方城市以及东北地区比,但比起中国南方来,已有明显优势。

但住房的空间尺度设计上,日本和中国差别很大,先不论日本本土,光看北京建国门外日资的五星级长富宫饭店和旁边四星级的凯莱饭店,内部尺寸差别可明显看出日本人的空间观要比中国人小得多。

这种差距,在东京的酒店我还没感觉出来,虽然王子饭店的房间的确有些局促,但还没到要我吃惊的程度──知道王子饭店那样的尺寸规格是按照外国人来设计的,是回到北京听一位日本记者说的。

到了名古屋的一家酒店,才真正体会到日本的“小”来。除了那个大衣柜般大小的卫生间外(它居然还有马桶、澡盆),房间不超过7平米,但各种设施一应俱 全,床的旁边是桌子,椅子的不用,因为坐在床上你就可以伏在桌子上了,当然,你不会感到舒展,因为桌子上被电视机占去了很大空间,桌子下则被电冰箱占去 了。

不能不佩服日本人善于在狭小空间做文章的本领,这房间居然还有架收音机,它被镶嵌在床头的墙壁上,两个旋钮,感觉比汽车上的还小。它和房间尺寸太匹配了,因为房间再大些,你就无法注意到。

这儿的小,用一句话概括就是:推开门就是床。

但听在北京的日本人的介绍,当得起“推开门就是床”的酒店房间,比这还要小。顺带说一句,我惊讶于日本酒店里电器设备的落后时,他们说,那算什么呀,日本人住的酒店,有些连看电视都还得先往里边投硬币。──这好像不仅仅是小气了罢?

日本酒店的“安全漏洞”

印象最深的还是和同械幕锇樵诰频曜龅囊淮问匝椤?/p>

大约是怕体积小了不易保管,日本酒店给的铁钥匙后面都坠着一个大约15厘米的有机玻璃条,上面刻着房号。但这么大的东西揣在口袋里非常不舒服,酒店大堂 可以代为保管,那有个中药柜式的架子,每一格都写着房号,服务生接过钥匙就直接按着号码放进去,回来你报了房号,服务生马上会把钥匙给你。

我们故意乱报房间号码,试验结果证明,服务生根本不记得每个人的房间号和相貌,只是完全相信来取钥匙的人。

这是多大的漏洞啊,因为那个架子是完全敞开的,哪个房间里没有人,一目了然──看见没有人,要了钥匙上去,然后席卷一空……一个有如此巨大漏洞的管理方式在全日本通行,说明没有人去利用它。

晚上在东京城市居民区转悠时,发现很多摩托车随意地停在门口,只锁了笼头锁,包括昂贵的哈雷·戴维森摩托车。没有像中国那样有巨大的链条锁。而在北京,丢自行车丢到大家都不愿买新的了。

顺便说一句,与在日本长期生活的中国朋友讨论两国民风时,在对国内媒体指责日本媒体在夸大和妖魔化中国人犯罪问题,不以为然后,其中一位认为,一些在日 本品行不良的中国人,其盗窃、抢劫行为,甚至改变了日本“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生活方式,笨笨的日本人,更想不出硬币后面绑上细线反复用之类的妙招,也 想不出作废的磁卡居然还可以动手脚。

相信会有读者看到这里忿忿不平:怎么可以为日本人歧视中国人辩护!但请想想在北京,在广东,河南人的遭遇吧。北京人对河南人的歧视绝对比日本人对中国人的歧视严重得多。

日本不是一个很色情的国家吗?

在中国人印象里,日本不但自古就“性开放”,而且是个很色情的国家。

行前,经常去日本的朋友说起日本的见闻,其中一个令中国人特别难以接受的事实是,如果中国男人到了日本准备去日本色情场所宣泄和表达一下爱国热情,最后十有六七发现是自己的同胞。

有位朋友碰到的更绝,他好奇地想看看所谓的日本中学生“援助交际”是怎么回事,结果大街上被人拉住,他刚用英语推脱,那边立即爽快地改为一口汉语:北京来的吧?到我们这去吧,别的地方全是东北大妞,我们这可都是上海姑娘。

在东京3天呆得很匆忙,我没去新宿等地,所以没机会见识到日本人的色情到底有多发达。不过,在日本几个城市转过来,没有看到中国大酒店门前特有的一景:出出进进的年轻美艳女子。自然,更不可能接到莫名其妙的电话。

中国大酒店是什么样,这里不需要我废话,但日本各地大小酒店和旅游名胜区的见闻,的确和以人们的想像有很大出入,至少我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也许日本是个色情的国家,但是,日本的酒店不是“繁荣娼盛”的地方。

有个朋友的经历也许可以代表性地反映中日两国某些方面的落差。那位朋友请了几位朋友一起到日本游玩,说是要找个可以边泡温泉边看富士山的地方,居然找着了。

泡完澡,一行人准备上车走人,一位同志大惑不解了:难道这就算完了?在日本泡澡就是这么打发我们的么?双手一摊:“马杀鸡”的没有?店家会意后立即乱点 头,按摩?当然有。但是,施施然上了小木屋二楼在塌塌米上放松的那位同志很快傻眼了,因为走进去的按摩女,是位像泰森般粗壮的老欧巴桑。

 

赞 (0)
CLOSE
CLOSE
error: Welcome to www.angugulife.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