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她「滿身刺青時」你可能會覺得她是個壞女孩,但她的故事絕對會讓你佩服不已…

0000000000

因有著天使臉孔和魔鬼身材,加上常穿低胸裝及熱褲,來秀出身上大部份紋身圖騰,來自馬來西亞現年26歲的性感辣妹紋身師「Kinki Ryusaki」(中文名字:盧愷棋)不但被紋身界封為「辣妹寶貝」,還頻頻登上國內外紋身雜誌的封面女郎,名聲可說傳遍國際紋身界。

1

家境貧困,從小輟學

小時候,Kinki因家境貧困,父親又患上腎病,她被迫在13歲輟學出外打工,每月僅賺取500林吉特(約3千多台幣)收入以維持家計。

​「當時因未成年,我只能在文具店、蛋糕店、鞋店及理髮院兼差,賺取每小時3林吉特,每月500林吉特的薪水維持家計。除了給家用,我還得付錢搭車,結果每月薪水所剩無幾,饑餓時,就吃番石榴充饑,就這樣,一年過一年,直到我當了紋身師,才有了穩定的收入。」

直至16歲,她拜紋身師傅學藝後,兩年來天天在無數塊豬皮上學刺青,總算憑著過人的努力和藝術天份,在紋身界熬出名堂。

紋身藝術是改變Kinki人生的轉捩點,一直以來,她對自己在年少時便輟學一事感到耿耿於懷,因為當年缺乏學歷,她一度擔心自己永遠沒有出頭天,所幸她在16歲那年遇到恩師「Water」,並在恩師的悉心栽培下,年僅18歲就出師,從自卑的小女生搖身變成現在這位自信滿滿的女紋身師傅。

2

16歲違法紋身,天天求師傅收徒

「我是在理髮院打工時,看到老闆身上的紋身後,從此愛上這玩意,過後還悄悄在身上紋了我人生中的第一個刺青。之後,我就決定拜師學藝,把這門興趣變成手藝。」

談到這段往事,Kinki說,13歲的她覺得理髮店老闆身上的刺青很好看,就設法要求紋身師傅替她紋身。「當時,大馬法律規定未滿18歲者必須獲得家長或監護人的簽名同意後,才能紋身,但我卻不管三七二十一的讓師傅直接替我紋身。」

「我第一次紋身時,只覺得很痛很後悔,後悔是因為師傅的手工很差,他幫我紋的圖騰很快就出現『浮雕』的情況。於是,我決定再去找另一個師傅重新幫我紋身。」

3

16歲那年,Kinki四處尋找紋身師傅替她「非法紋身」時,即遇上恩師「Water」。她披露,她被恩師的紋身技術吸引,決定拜師學藝。

被恩師紋身技術吸引初時,她先學穿環,然後學紋身,在學師的兩年期間,她就這樣天天反覆不停的在豬皮上一針一針地學紋身,第一件作品就是在自己的右腳踝上刺青,直至紋身水準達標後,才算是真正出師。

Kinki說,當年,本地的紋身者人數不多,學紋身者更少,因此,Water不曾想過收徒弟。

「當時,大家還不能接受紋身,加上我那時只有16歲,還未成年,所以師傅不願教我。但我不死心,天天上門求他收我為徒,求了好幾個月,他才答應。上班的第一天,當Kinki把身份證和其他文件交給師傅時,師傅才發現原來她只有16歲。基於未成年者不可以擔任刺青師,所以Kinki當了兩年學徒後,直到18歲成年時,才正式為客人紋身。

4

每小時收費400林吉特

目前,Kinki替人紋身一小時收費即達400林吉特,因此,她每月的平均收入約為5000林吉特,這讓她得以脫離貧籍之餘,也有能力負擔父親的洗腎費用。

她披露,她不只學紋身,她也在自己的身體各處紋身,結果,家人因一時無法接受她的轉變,而以為她誤入歧途。「為了向家人證明紋身者不一定是壞孩子,我不斷堅持和努力,結果,我現在的成功已足以向家人證明,紋身是一門專業手藝,跟其他行業一樣可以養家餬口。」

5

玫瑰魔鬼壁虎,全身三分一刺青

過去在六七十年代,紋身是黑幫人物的象徵,但自美國歌壇天后瑪丹娜在暢銷金曲《Frozen》MTV中展示滿手彩繪後,刺青頓時成為一種藝術與時尚的表徵,並在全球掀起「彩繪紋身」的熱潮,人人開始將圖騰當作時髦配件,紋刺上身。

走在流行尖端的Kinki,13歲就為了紋身而觸法,此後,她對刺青的著迷幾乎到了瘋狂的地步,這些年來,她已把全身近三分之一的部位都獻給了彩繪紋身,包括在胸前紋上紅玫瑰、肚皮紋壁虎、右手臂則紋魔鬼臉譜等,頸背、腰部、手部甚至右半身也刺染各種五顏六色的圖案,數量多到數不清。

6

右手3D圖騰要價近萬元

Kinki全身佈滿的紋身圖騰不計其數,且大多構成一幅圖案,其中以右腿的整幅彩繪圖案花了她整年約70個小時的時間。

最貴的紋身圖,則屬她右手其中一個要價1萬林吉特,出自國際知名紋身師傅PaulBooth之手的「3D紋身」。

紋身的價格依圖案面積大小、複雜度及用色而不同,技術越精密的師傅收費越高,像Kinki替客人紋身,每小時收費400林吉特,算是中價師傅,而身為世界指標性紋身師的Paul Booth,每小時則收費350美元(約11000臺幣)。

Kinki披露,她是趁Paul到新加坡參展時,致函要求對方為自己紋身,並成功獲得大師首肯。「他花了7個小時替我紋了一個圖案,過後,我付了近萬令吉的費用。」

7

保留原始膚色,左腳不刺青

針對許多民眾喜歡把一些值得紀念的人事物紋在身上的情況,Kinki說,她身上的紋身圖案都沒有特別意思,她不曾為了紀念愛情而紋身。

「我只是純粹喜歡紋身,就這樣而已。」對她來說,紋身是傳承一種藝術美,她要把一個又一個美麗圖案刻印在皮膚上永遠保存下來。

除了右半身佈滿圖騰,Kinki也打算為左手重新刺上新的圖案,所以,她將通過雷射去除舊的紋身圖。

「我現在開始怕痛了,完成左手的刺青後,我決定不再紋身。」話雖如此,但Kinki說,如果讓她看到喜歡的圖案,她還是會考慮重新紋身。

她披露,雖然她的右手右腿和左手目前都有紋身圖騰,但她不打算替左腳刺青,以保留一片「最原始的膚色。"

8

穿著清涼露紋身圖騰

思想前衛,不懼世俗眼光和批評的Kinki,為了展現身上的藝術紋身圖騰,她經常身穿低胸裝及熱褲出入公共場合和宴會,就連跟隨男友出席家庭聚餐,她都清涼上陣,成了親友間的話題人物。

儘管性感加刺青彷彿成了她的招牌打扮,讓人錯覺她是壞女孩,但她一點也不在乎別人的眼光,她說,她要親身證明,紋身的女孩不一定是壞女孩,並希望人們從她身上看見紋身為人體帶來的藝術美態。

「我向來就不太在意別人的眼光,以前去宴會時,家人、男友都會叫我多穿一點,以遮掩身上的刺青圖案,這讓我很不高興,索性就不出席。」

「自從正式投入這一行業後,我便視刺青為身體的一部份,所以我不介意讓身上的紋身圖案曝光,以供民眾欣賞。若要我遮遮掩掩,那就是自欺欺人。」證明紋身不是壞女孩Kinki聲稱,在她的堅持下,家人慢慢接受她的想法和做法,且不再約束她的穿著。

她慶幸男友的父母思想開通,偶爾她陪男友出席家庭聚餐時,一身清涼裝扮毫不掩飾的露出身上的刺青,總會成為親友間的話題,大家都對她的紋身大感興趣。

「許多人對有紋身的女孩存有許多誤解,以為她們都是壞女孩,且喜歡夜生活,生活不檢點,甚至是吸毒者等。別人要怎麼想,我不在意,最重要的是我清楚自己在做什麼。」

9

靠身上刺青走紅,受邀當主持

3年前起,Kinki就因為穿著性感且露出身上的刺青圖騰而逐漸走紅,許多海外紋身雜誌更紛紛邀請她擔任封面女郎。她說,除了接受平面媒體訪問,也有人找她當節目主持或選秀評審,但都被她婉拒。

「除非與紋身行業有關的工作,否則我都不會接,我希望大家把焦點放在我的紋身技術多於專注我身上的紋身。」

10

未打算自立門戶

當了8年紋身師傅,Kinki聲稱,她對事業現狀很滿意,尚未打算自立門戶,但她希望與恩師Water合開紋身學院及紋身藝術展。「這樣一來,我年老時,至少可在學院裡教書,並讓紋身這個專業浮上檯面。」

「我想讓更多想學紋身的人士,擁有發展各自潛能的空間,也希望通過學院及藝術展覽讓更多人認識紋身。

11

乍看Kinki,你可能因為她身上的紋身給嚇了一跳,然而知道她的故事後,你會佩服她對自己追求興趣與夢想的韌性。

看看Kinki工作時的畫面,你是不是也覺得,全身投入刺青工作時的Kinki,超有魅力的呢!

赞 (1)
error: Welcome to www.angugulife.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