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Edge揭『1MDB』联合「沙地石油国际公司」骗取大马逾69亿!?【完整报道+交易图】

edge-cover-1MDB-jho-low.jpg

(吉隆坡20日讯)財经日报《The Edge Financial Daily》再揭发,大马年轻富豪刘特佐与沙地石油国际公司串谋,从一马发展公司(1MDB)中获得18亿3000万美元(约69亿5000万令吉)。该报也表示,这可能是该报最后一次报导1MDB丑闻事件。

该报今日封面报导,刘特佐和沙地石油如何取走大马的18亿3000万美元,详细列出他们之间的资金流向,以佐证挪用资金的报导。同时,该报出版者何启达也否认,这一系列的报导含有政治阴谋。

报导指出,1MDB在2009年至2011年期间,投资18亿3000万美元在沙地石油国际公司,但这笔投资最终无疾而终。同时也表示,刘特佐和沙地石油在一马公司高层的协助下,取得4亿令吉的账面盈利。

2

刘特佐被指与沙地国际石油公司串谋,从一马发展公司中取 得约18亿美元。

过去两年,该报和《The Edge》周刊不断揭露1MDB的课题。不过,该报今日也在封面以「出版者的话」方式说:「我们肩负寻找真相及报导的公共责任。这篇报导之后,这很可能是我们最后一篇,我们將交出一切给有关当局调查1MDB,以及提供任何形式的协助。」

何启达发表4段声明指出,这篇报导可能是该课题的最后一篇,列出过去3年发生在1MDB和沙地石油之间的重要事件、数据和时间,特別是1MDB的18亿3000万美元现金投资。

有確凿证据文件

「我们据实报导,根据確凿的证据文件,如银行转账单和账单。我们没有足够空间让刊登所有东西,一些文件也不能刊登。」

该报表示,如今將把所有文件和存有资料的电脑硬碟交给调查单位。「我们將全面协助调查,找出事情的真相。我们有责任寻找和报导真相。

该报报导一系列的1MDB事件报导揭发,一群来自大马和外国人,如何策划数10亿令吉的资金流向;这笔钱属於大马人。「我们所做的工作,为何会被视为是政治阴谋呢?」

內政部曾在6月致函该报,要求该报针对1MDB和相关新闻做出解释。此前,沙地石油前高层西维尔佐斯托在泰国,因泄露公司机密、敲诈和勒索被捕。

《The Edge Financial Daily》不仅文字报导,也加入巨额资金流向图,讲解被点名的公司资金流向。

money_involving_fd200715

报导说,2011年1MDB以18亿3000万美元与沙地石油公司进行联营投资。不过,投资终止后,这笔巨款多次展转匯入多家国际银行户头,包括摩根大通、苏格兰皇家顾资银行、瑞士信贷银行、匯丰银行,以及瑞意银行。

另一方面,全国警察总长丹斯里卡立受《东方日报》询时说,特工队已经著手调查1MDB案件。至於该財经日报是否已经把证据和文件呈交给特工队时,他反而要求记者向总检察长丹斯阿都干尼求证。

同时,他也不愿置评警方是否针对上述报导展开调查。

 

刘特佐与PetroSaudi如何通过1MDB骗取大马人民的钱

为何我们会说一马发展公司(1MDB)在2009年至2011年间,投资在Petro Saudi International高达18亿3000万美元,是一项诈骗马来西亚的圈套?

要点:

1. 该项联营协议是在2009年9月28日签署。协议条款列明,1MDB须贡献10亿美元现金,以换取1MDB Petro Saudi Ltd这家联营公司的40%股权。随后,PetroSaudi Holdings Cayman将注入27亿美元的资产。Petro Saudi将持有这家市值总达25亿美元联营公司的60%股权。

2. PetroSaudi Holdings将注入的资产估值是由PetroSaudi聘请的Edward Morse所计算,且在几天内就完成。Morse在2009年9月20日受聘,而他在同年9月29日,即联营协议签署后的翌日,便呈上该份估值报告。他估计,在土库曼斯坦的资产价值35亿美元,而阿根廷的资产是1亿800万美元。

3. PetroSaudi Holdings从来不曾拥有要注入联营公司的土库曼斯坦资产。这资产其实由Buried Hill Energy (Cyprus) Co Ltd所拥有。据了解,PetroSaudi Holdings只是与Buried Hill在2009年7月4日签署谈判合约,协商收购这些资产。然而,谈判协议在同年11月23日被终止。

4. 1MDB没有聘用自己的独立估价师为该笔交易估价。1MDB管理层并没遵循董事部的建议,进行独立评估。

5. PetroSaudi Holdings早前承认在交易中涉及欺诈,即把未持有的资产注入联营公司。

6. 1MDB的董事部,以及代表律师Wong & Partners, 是在签署联营协议的两天后,即2009年9月30日才接获Edward Morse的估价报告。

7. 随着PetroSaudi Holdings与Buried Hill的谈判协议取消后,早前联营公司缴付的710万美元并没归还至其户口,反而流入PetroSaudi Holdings。实则,这笔款项应当归还给联营公司,因为该资产是PetroSaudi Holdings脱售给联营公司的部分资产。

8. 此外,PetroSaudi Holdings与子公司签署协议,后者同意以“预支”方式欠下前者达7亿美元也存有欺诈。在此,列举数项证据:

a)该笔款项,并没按照合约如期在2009年9月25日前后,注入联营公司。反之,PetroSaudi Holdings在2009年9月29日向联营公司发出一封追讨信,要求联营公司清还有关债务。

b)从1MDB汇给联营公司的10亿美元款项,其中7亿美元是从1MDB直接汇给 Good Star Ltd 而非身为债权人的PetroSaudi Holdings。

c)有关骗取1MDB多达7亿美元骗局,在刘特佐(Jho Low)­和其亲信Seet Li Lin与Tiffany Heah,以及PetroSaudi高层Patrick Mahony和Tarek Obaid在2009年9月11日至2009年9月28日签署联营协议的电邮交谈中,多次被形容成“超额偿付”。

d)Timothy Buckland(代表PetroSaudi Holdings的英国律师事务所)在发给PetroSaudi Holdings职员Charles Sparrow,并同时复制给Mahony的电邮中承认,无需发出该封7亿美元追讨信,而有关举措只是为了“合法化早前预先发放的款项”。

e)1MDB董事部在2009年9月28日签署联营协议前,并没被告知有关“贷款”事项。

9. 1MDB从其在苏黎世的苏格兰皇家顾资银行(RBS Coutts (Zurich))的户口,汇款7亿美元予Good Star,是由1MDB总执行长Sharol Halmi所批准,而他事先未获董事部允准。董事部之前仅批准把高达10亿美元款项直接汇入联营公司在JP Morgan Suisse (SA)的户口。随即,1MDB两名董事部成员Mohd Bakke Salleh和Azlan Zainol针对此事辞呈。

10. 有关7亿美元的汇款也抵触国家银行的准令,国行早前仅批准1MDB将10亿美元汇入联营公司在JP Morgan Suisse (SA)的户口,而非其他人士。

为何我们指1MDB在汇入7亿美元款项时,Good Star是由刘特佐所掌控

要点:

1. 1MDB的代表律师Wong & Partners质疑为何该笔7亿美元是支付给Good Star Ltd,而非债权人PetroSaudi Holdings Cayman。时任联营公司总执行长的Patrick Mahony声称,这是因为这些公司都属于同一家公司。他撒谎。

2.1MDB曾在2009年9月29日,把高达7亿美元的款项汇入一个苏格兰皇家顾资银行的11116073户口。而负责汇款的银行为大马德意志银行。苏格兰皇家顾资银行风险与合规业务小组要求受益人的户口资料,而1MDB总执行长Shahrol Helmi回复说是Good Star Ltd.

3. 1MDB执行董事Casey Tang 把银行与1MDB针对该项汇款的电邮交谈记录,转发给刘特佐。

4. Good Star 在2009年9月30日执行一项合约,支付8500万美元的中介费予PetroSaudi Holdings高管和股东Tarek Obaid。若Good Star是PetroSaudi的一份子,何须支付这笔款项?

5.Good Star与PetroSaudi另一名高管Patrick Mahony在2009年9月29日签署初步投资管理合约。当时,Good Star的总投资长为Seet Li Lin,他是刘特佐另一家公司Jynwell Capital的雇员。根据数据资料显示,刘特佐是最后把资料存档的人士,日期为2009年10月1日。

6.在2010年7月21日,刘特佐把Good Star在苏黎世的苏格兰皇家顾资银行的户口资料电邮给Mahony,以接收1MDB认购Murabaha票据5亿美元的款项。

7. 2010年9月13日,刘特佐再次发电邮给Mahony,要求对方把款项汇给Good Star。

8. 在2011年6月至2013年9月间,Good Star通过数次交易,把总达5亿2900万美元的款项,汇入Abu Dhabi-Kuwait-Malaysia Investment Corp(ADKMIC)位于新加坡的瑞意银行(BSI)户口。

9. 刘特佐被确定是有关户口的实益拥有人,而该户口在2014年2月关闭。

10. 刘特佐在2010年参与之后在大马交易所上市的第一集团(UBG Bhd)收购时,承认自己是ADKMIC股东。

谁得到什么,国际洗黑钱的踪迹

主要发现:

1. 在2009年至2011年之间,Good Star共从1MDB与PetroSaudi Holdings Cayman总达18亿3000万美元的投资中,获得9亿7000万美元的款项。在这笔款项中,5亿2900万美元流入ADKMIC在新加坡瑞意银行的户口。刘特佐是此户口的实益拥有人。

2. Javace私人有限公司,刘特佐在2010年用来收购第一集团的公司,通过向PetroSaudi International Seychelles贷款,共获2亿6000万美元。该笔款项是从Tarek Obaid 在 JP Morgan 的银行户口汇出,这个户口也是他在2010年9月,用来接收1MDB认购Murabaha票据5亿美元款项的户口。(详情见附表)

3. 除了该笔2亿6000万美元,Tarek Obaid 也收到1MDB合共2亿4000万令吉款项。其中7700万美元支付予其在PetroSaudi的伙伴Prince Turki,3300万美元支付给Patrick Mahony,另有100万美元支付给 Nawaf Obaid。(详情见附表)

4. 多家PetroSaudi相关公司,接收到约3亿3000万美元的款项,其中1亿8500万美元用于购买钻井船。

5. 这些获益者使用部分款项作为个人投资。举例说,Mahony用1000万美元(650万英镑)在英国购买一座房产。(详情见附表)

6. 这些都清楚指向欺诈和国际洗黑钱的布局。1MDB的金钱从马来西亚通过美国清算银行,流向瑞士,之后流向英国、阿联酋和新加坡。

7. 1MDB的金钱流向不再是国内课题,而是涉及美国、英国、瑞士和新加坡的国际欺诈和洗黑钱事项。国际银行,包括摩根大通、苏格兰皇家顾资银行, 瑞士信贷, 汇丰银行、花旗银行、德意志银行、瑞意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都是这笔资金流通的管道。

通过支付予Cayman SPC以终止Aabar期权(Aabar options)的22亿3000万美元,填补22亿3000万美元的缺口(18亿3000万美元现金和4亿美元账面盈利)

主要发现:

1. 随着1MDB在PetroSaudi Holdings Cayman所投入的18亿3000万美元现金全没了,他们是如何填补这个缺口,以及声称这项投资可获4亿美元的盈利?

2. 在2012年,有关22亿3000万美元据悉是由PetroSaudi发行的Murabaha票据。后来被“赎回”为PetroSaudi Oil Services Ltd(PSOSL)的49%股权。

3. 2012年9月12日,1MDB以23亿2000万美元脱售PSOSL的49%股权予Bridge Partners International Investment Ltd。不过,Bridge Partners并没以支付现金,但发出本票。

4. 在同一天,1MDB通过子公司Brazen Sky Ltd,将总值23亿2000万美元的本票,投资在一个名为Bridge Global Absolute Return Fund SPC的基金。这基金由Bridge Partners Investment Manager (Cayman)所管理。根据招股书,这基金作高风险投资,而投资者将失去所有投资金额。

5. 这笔23亿2000万美元投资在有关基金的确实款项,无从核实。而1MDB与外部审计公司也就此事,无法达成共识,导致毕马因不愿签核1MDB截至3月底的2014财政年财务报告,而遭开除。

6. 在2013年与2014年间,1MDB董事部曾多次要求管理层赎回这笔在开曼群岛的款项,因为这笔款项已引起外部审计师的关注。

7. 1MDB与安永、然后与毕马威之间无法达至共识,主要是因为1MDB和Bridge Partners Investment Manager无法证实双方所投资的基金值23亿2000万美元,而且也无法证实这项投资可随时套现,以在经审核账目中被归类为可供出售投资。

8. 之后,Aabar Investments介入,担保Bridge Partners International拖欠1MDB总达23亿2000万美元的债务,是以单位形式存放在Cayman SPC。

填补缺口

1. 在2012年,阿布扎比的International Petroleum Investment Corp(IPIC)被给予一项10年期权,即在1MDB旗下电力资产上市,可认购高达49%股权。这项期权随后转给IPIC子公司Aabar Investments,以共同担保1MDB发行两批合共35亿美元的债券。

2. 2014年5月,1MDB和Aabar签署终止该项期权的协议。这也在1MDB的2014财年财务报告第172页中列明,但没有进一步说明详情。

3. 在2014财年的财报第169页,1MDB阐明已获2亿5000万美元过渡贷款,以回购该项期权。

4. 在第171页写道,Aabar在2014年9月2日致函1MDB,表明欲根据在5月双方达成的协议下,终止有关期权。同样,没有提供详细说明。

5. 1MDB从来就不曾给予终止Aabar期权的条款及费用的足够的详情。但1MDB似乎支付了以下款项给Aabar,作为终止期权的费用:

i) 在2014年5月支付2亿5000万美元

ii) 2014年9月,通过与德意志银行的贷款,支付9亿7500万美元

iii) 2014年11月,通过赎回部分在开曼群岛的SPC基金,支付9亿9300万美元

6. 总额为22亿2000万美元。

7. 他们通过支付Aabar 22亿2000万美元的“终止费”,以填补Cayman SPC 的23亿2000万美元缺口。Aabar之后把款项转至Cayman SPC,以便1MDB可从中套现,从而填补已经不再的金额。

8. 尽管1MDB在2014年5月至9月间,支付Aabar高达22亿2000万美元的终止费,但这笔款项并没有反映在IPIC的2014财年账目。IPIC账目没有这样的条目。这充分证明,1MDB支付给Aabar的终止费,无非是填补Cayman SPC的缺口。

刘特佐和亲信如何利用1MDB的2亿6000万美元和其他融资,从Putrajaya Perdana Bhd、Loh & Loh Corp Bhd和第一集团的各项交易中,获利10亿令吉

主要发现:

1. 在2008年至2010年间,刘特佐通过进入和退出上市公司,如Putrajaya Perdana Bhd、Loh & Loh Corp Bhd,获得1亿6600万令吉。同时通过资产管理公司Unity Capital,将其在柔佛伊斯干达区美迪尼拥有的一幅地,注入第一集团,获得3亿5000万令吉。

2. 2010年9月,由刘特佐掌控的Javace私人有限公司,以14亿令吉收购第一集团。这项交易是以7亿令吉的银行贷款,以及向PetroSaudi International Seychelles借贷2亿6000万美元支付(这笔款项是通过Tarek Obaid的银行户口发出)。这笔2亿6000万美元是1MDB认购PetroSaudi在同一个月发行总值5亿美元的murabaha票据所得。

3. 随着Javace收购第一集团,第一集团共握有以下资产 (i) 总值约6亿8000万令吉的Putrajaya Perdana,(ii)总值3亿3000万令吉的Loh & Loh,以及(iii)总值3亿1500万令吉的Unity Capital,以及(iv)8200万令吉现金。

4. 2012年9月,第一集团以2亿4000万令吉(折价4亿4000万令吉)脱售Putrajaya Perdana予Cendana Destini私人有限公司。该公司也以2亿6000万令吉(折价7000万令吉)脱售Loh & Loh予Selesa Produktif私人有限公司。

5. 他减记了总值3亿9700万令吉至2亿令吉的现金和投资。

6. Cendana Destini 和 Selesa Produktif 都由同一家秘书服务公司(B&M Consultancy Services私人有限公司)所成立,这家公司也成立另一家由刘特佐拥有的公司。这包括Javace、Majestic Masterpiece私人有限公司和Wynton Private Equity私人有限公司。这5家公司的注册地址都是国油双峰塔,且公司秘书也是同一人Lim Poh Seng。

7. B&M Consultancy与1MDB和刘特佐的代表律师事务所Wong & Partners有关联。

8. 收购Putrajaya Perdana和Loh & Loh的买家,获利5亿1000万令吉。朝圣基金局随后在2014年购买Putrajaya Perdana的40%股权,收购金额不详。

9. 在2014年,Javace和第一集团被清盘,而Javace在偿还7亿令吉银行贷款后,撤销其在第一集团全数投资。

10. Javace所进行的7亿5000万令吉减值,与1MDB从PetroSaudi所发行的murabaha票据所得的2亿6000万美元数额相同。这项减值,让大众把 Putrajaya Perdana和Loh & Loh新股东的获益,与1MDB的金钱脱钩。到底是谁赚了这笔钱?

出版人编按:

这或许是我们针对1MDB事项的最后一则报道。在这报道中,我们列明1MDB和PetroSaudi International在过去3年商业合作的所有关键事实,尤其是1MDB投入18亿3000万美元现金的去向。

我们的报道是基于实证,包括银行转账和户口清单。我们没有足够的版位去刊登所有证据,当然,也有部分证据不得刊登。

我们现在将这些印刷文件和存档硬盘呈给有关当局。我们承诺将给予调查人员全力协助,以查明事情真相。

我们肩负着寻找与报道事实的使命。我们对1MDB的系列报道,揭开了到底有多少本地人与外国人,从这数十亿令吉的交易中,企图欺诈马来西亚人民,并从中获利。

既然如此,我们过去的系列报道,又怎能被视为政治阴谋?

 

 

文章来源:东方网

赞 (0)
error: Welcome to www.angugulife.com !